? 對山河百二,淚痕沾血。

<address id="zdndx"><address id="zdndx"></address></address>
<span id="zdndx"></span>

<address id="zdndx"><nobr id="zdndx"><progress id="zdndx"></progress></nobr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zdndx"><form id="zdndx"></form></address>
<em id="zdndx"><form id="zdndx"><th id="zdndx"></th></form></em>
<address id="zdndx"><address id="zdndx"></address></address>
<em id="zdndx"></em>

    <form id="zdndx"><th id="zdndx"><track id="zdndx"></track></th></form><form id="zdndx"><nobr id="zdndx"><th id="zdndx"></th></nobr></form>

    ?
    中華詩詞賞析網 > 詩詞知識 > 對山河百二,淚痕沾血。

    對山河百二,淚痕沾血。

    導讀:對山河百二,淚痕沾血。 出自宋代王清惠的《滿江紅·題南京夷山驛》太液芙蓉,渾不似、舊時顏色。曾記得、春風雨露,玉樓金闕。名播蘭馨妃后里,暈潮蓮臉君王側。忽一聲、鼙鼓揭天來,繁華歇......


    出自宋代王清惠的《滿江紅·題南京夷山驛》太液芙蓉,渾不似、舊時顏色。曾記得、春風雨露,玉樓金闕。名播蘭馨妃后里,暈潮蓮臉君王側。忽一聲、鼙鼓揭天來,繁華歇。龍虎散,風云滅。千古恨,憑誰說。對山河百二,淚盈襟血??宛^夜驚塵土夢,宮車曉碾關山月。問嫦娥、于我肯從容,同圓缺?【賞析】上片是憶舊。起首兩句描述經過一場巨大變故后,南宋宮廷破損,嬪妃憔悴,完全不是舊時的模樣了。這是對“舊時”的追憶和感慨,然后用“曾記得”三字領起,引起對舊時的回憶。那時在玉樓金闕的皇宮里,自己容貌出眾美名遠播,承恩受寵。當她還沉浸在豪華旖旎的皇宮風光之中時,忽然傳來了揭天鼙鼓,元軍兵臨城下,驚醒了他們的美夢。當時元兵虎視耽耽,窺視南宋,而南宋朝廷賈似道大權獨攬,一味粉飾太平,對邊防危機與國力衰竭隱匿不報,君臣酣歌深宮,縱情享樂。及至鼙鼓動地,才如夢方醒,然為時已晚?!昂鲆宦暋焙唵蔚娜齻€字,深刻地揭示了這個慘痛的歷史教訓。下片寫傷今。換頭四句緊承上片點明宋室滅亡,抒發心中無限的悲痛。這千古之恨,無人可與訴說。以下感情更為激憤,面對這二萬之師可以抵擋百萬之旅的險固山河長江天塹,本來有險可憑,卻因朝廷失策,用人不當,以至大好河山淪于敵手,使人尤為痛惜?!绑A館”兩句描寫囚旅生活。無論是“夜”或是“曉”,她都是在驚恐萬狀和憂傷愁苦中度過。和從前的“玉樓金闕”形成強烈的對比,使人更加同情她眼下的處境。最后二句,是她在絕望中產生的一縷希望,她問月中嫦娥,是否愿意讓自己同月亮一道同此圓缺,表現了她擺脫囚徒生活的愿望和對清靜生活的向往,這是她的心聲,是她擺脫苦難的渺茫的出路。想象豐富并極富浪漫色彩。詞的作者是一個深宮女子,但她沒有只停留在個人遭遇的不幸上,而是把眼光投向國家,投向民族,表現了深沉的家國之痛和民族情感,并且還表現了她敏銳的政治見識,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。王清惠是南宋宮中的昭儀(女官)。她是位才華橫溢的女子。公元年正月,元兵攻入臨安,南宋滅亡。三月,王清惠隨三宮三千人作俘北上。途徑北宋時的都城汴梁夷山驛站,勾起王清惠深切地亡國之痛,在驛站墻壁上題了詞《滿江紅》(太液芙蓉)。這首詞后被傳遍中原。文天祥、鄧光薦、汪元量等皆有詞相和?!疤很饺?,渾不似、舊時顏色”,一聲長長的嘆息:皇宮太液池中的荷花,原來嬌艷無比,但今是昨非,已失去往日顏色。這里以花喻人,指自己已失卻往日容顏。太液池,指皇宮的池苑,漢唐兩代皇家宮苑內都有太液池。白居易《長恨歌》中有“太液芙蓉未央柳,芙蓉如面柳如眉,對此如何不淚垂”的詩句,唐玄宗時,楊貴妃常在太液池中洗浴。但經過安史之亂后,明皇回到長安,景物依舊,但故人不在,令明皇無限感傷。王清惠以劫后余生的皇宮里的荷花自比,是很符合她的嬪妃身份的。荷花“出污泥而不染”王清惠以此自喻的意思,表明自己立志保全名節的志氣?!霸浀?,春風雨露,玉樓金闕。名播蘭馨妃后里,暈潮蓮臉君王側?!贝藭r的凄清飄零,自然使她想起往昔的榮華、歡樂。玉樓金闕,雨露承恩,享不盡的榮華富貴?!按猴L雨露”,用花承春風雨露,喻指人得浩浩皇恩?!坝駱墙痍I”,借環境渲染景象,從皇宮的富麗堂皇,渲染繁華生活?!懊ヌm馨妃后里,暈潮蓮臉君王側”,從寫花自然過渡到寫人,寫自己在皇宮里受寵幸的生活?!吧從槨倍?,不僅說自己面容美如荷花,又照應前面的“太液芙蓉”。美好的生活總是令人留戀的。對舊日官廷無限眷戀之情,卻反襯出此時的可悲。通過文勢上的跌宕。寫作者感情上的巨變?!昂鲆宦曑惫慕姨靵?,繁華歇?!避惫?,軍中所擊的鼓,借以指軍事行動。白居易《長恨歌》中說:“漁陽鼙鼓動地來,驚破霓裳羽衣曲”。忽然一聲鼙鼓驚天動地,元兵洶涌而來,直搗臨安。使住在深宮里的高貴妃子,猛然發覺,一朝繁華已煙消云散了?!昂鲆宦暋蓖蝗缙鋪恚骸敖姨靵怼?,元兵的洶涌氣勢:“繁華歇”,則高度概括德佑之變?!胺比A”二字,既指繁華生活,也指逸樂時代?!褒埢⑸?,風云滅”,由江山巨變,瀉出胸中的亡國之恨。南宋朝廷已經土崩瓦解,君臣流散,大勢已去?!兑捉洝飞嫌小霸茝凝?,風從虎”的說法?!褒埢⑸ⅰ?,指南宋君臣潰散,“風云變”,比喻政治上的威勢消失?!扒Ч藕?,憑誰說?對山河百二,淚盈襟血?!鄙胶悠扑?。人如飄絮。這千古遺恨,憑誰訴?!吧胶影俣薄妒酚洝じ咦姹炯o》中講關中險要謂:“持戟百萬,秦得百二焉?!薄吧胶影俣庇髦杆未?。雖“山河百二”,亦不足恃。這是偏安于江南一隅的南宋王朝犯下的一個大錯。王清惠一個紅粉佳人,能有詞政治見解,亦屬可貴?!绑A館夜驚塵土夢,宮車曉輾關山月?!痹~人從個人的遭遇寫到國家的命運,又回過頭來定個人目前的處境?!绑A館”,是古代官辦的交通站的旅館?!皦m土夢”,說在旅館里夜間做夢也是塵土飛揚的一派戰亂場景。這兩句說明作者是羈旅途中。飛揚的塵土意謂戰亂景象。宮妃們饑寒露宿,翻山越嶺,駛向花的關塞,征途之苦可想而知?!皢枈?、于我肯從容,同圓缺?!睂ν跚寤輥碚f,一位“暈潮蓮臉君王側”的皇妃,一朝淪為敵俘。是忍辱求榮?還是保持節操?她仰望天空冰冷的月亮,陷入深深地思考之中:月里嫦娥呀,您容許我追隨你,去過同圓缺,共患難的生活嗎?古人曾講:“作詩,不可以無我”(見清袁牧《隨園詩話》)。詩乃詩人個性之寫照。詞亦如此。如東坡居士為人灑脫,不拘小節,其詩為豪邁一派。柳永多出入市井,其詩則偏于婉約,寫情尤多。清惠的詞,藝術個性較為突出,將其婉惜、悲痛、驚恐、凄苦復雜感情,表達得淋漓盡致,既可信,又維妙維肖。文貴有情,這首詞傳唱良久之原因,蓋由于此吧。王清惠作的此詞,又是其身分的反映。王清惠畢竟是一位昔日受寵的嬪妃,一個弱女子,此時捏在敵人的手掌心里,能做什么?委身求榮非其所愿,出世而去過清靜寂寞的生活,不也是一種反抗么?雖然軟弱,但這種反抗不更符合王清惠其人的性格么?后來王清惠就去當女道士,了結了一生??梢娝龑戇@首詞時,也就是當她“問姮娥、于我肯從容,同圓缺”時,已經打定要脫離塵世。對她而言,這樣做實在唯一可行的辦法。

    說點什么吧
    • 全部評論(0
      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    原標題:對山河百二,淚痕沾血。
    污视频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