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客里看春多草草,總被詩愁分了。

<address id="zdndx"><address id="zdndx"></address></address>
<span id="zdndx"></span>

<address id="zdndx"><nobr id="zdndx"><progress id="zdndx"></progress></nobr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zdndx"><form id="zdndx"></form></address>
<em id="zdndx"><form id="zdndx"><th id="zdndx"></th></form></em>
<address id="zdndx"><address id="zdndx"></address></address>
<em id="zdndx"></em>

    <form id="zdndx"><th id="zdndx"><track id="zdndx"></track></th></form><form id="zdndx"><nobr id="zdndx"><th id="zdndx"></th></nobr></form>

    ?
    中華詩詞賞析網 > 名詩推送 > 客里看春多草草,總被詩愁分了。

    客里看春多草草,總被詩愁分了。

    導讀:客里看春多草草,總被詩愁分了。 出自宋代張炎的《清平樂·采芳人杳》采芳人杳,頓覺游情少??屠锟创憾嗖莶?,總被詩愁分了。去年燕子天涯,今年燕子誰家?三月休聽夜雨,如今不是催花。作者:俞陛云......


    出自宋代張炎的《清平樂·采芳人杳》采芳人杳,頓覺游情少??屠锟创憾嗖莶?,總被詩愁分了。去年燕子天涯,今年燕子誰家?三月休聽夜雨,如今不是催花。作者:俞陛云張炎詞以“悲秋”見長,離愁別緒,萬感情懷皆可由秋景而發。如《清平樂》(候蛩凄斷)即是一首“悲秋”名作。然而他的“傷春”之作也別具一格。一“秋”一“春”,景物不同,然其抒發的情懷卻是同出一源,——即傷亡國之情,感破家之痛。此詞即是其“傷春”的一篇佳作?!安煞既髓谩眱删?,前句寫春光明媚,芳紅草綠,本是賞花采綠之時,然而此時卻人跡杳了,昔日美景歌舞生平,人頭攢動的景象一掃而空。后句由前句而發出“頓覺游情少”之感。張炎寫詞,寫景常借故國家鄉西湖之景之筆。西湖美景美不勝收,舉世聞名,然而在作者眼里,由于元兵的踐踏,西湖盛景已成過往云煙,人跡杳杳,游情慘淡。作者在此留下一個伏筆,不說元兵南掠,而言人杳,其中所含隱情,不言自明,非不想說,而不能說,也不必說也。承接上兩句,“客里看春”兩句,似乎是寫后悔錯過春時,未能飽覽一年一度的大好春光。其實一句“客里看春”,客居異地,浪跡天涯,終年如無根之萍,因此看景只會“草草”,“被詩愁分了”,怎么會游興滿懷呢?“去年燕子”兩句,借寫燕子把上文欲說而未忍多說的話,又進一步做了一點吐露。前后聯系在一起,才能更深入體會詞人的處境。張炎身世前文已知,其國破家亡卻經?;虮徽伪破缺鄙洗蠖?,或因生活所迫,居無家所,家無常址,如同飛燕一樣羈泊無定,浪蕩天涯?!叭ツ暄嘧犹煅?,今年燕子誰家?”短短兩句話,道出作者說不出痛苦情思,其情切切,其感深深。最后兩句“三月休聽夜雨,如今不是催花?!薄耙褂辍敝甘埂傲魉浠ù喝ヒ病保咸评詈笾鳌独颂陨场罚┑囊褂?,不是早春細雨,而是暮春急雨?!按呋ā辈皇谴叽倩ㄩ_而是“摧花折葉”的摧殘花草。此時雨卻不是催花的媒劑,而是葬送春花的急雨。一“雨”雙關,透出家國身世之痛。此詞最突出的就是對比、比興。物是人非的強烈對比滲透其中,借“燕子”比喻自己飄蕩無依,借“夜雨”比喻摧花折綠的殘暴的元兵。寫作之中由景到人,由人到物,由物到情,層層深入,又層層翻新。有人評價說:“羈泊之懷,托諸燕子;易代之悲,托諸夜雨,深人無淺語也?!眳⒖假Y料:、俞陛云《宋詞選釋》

    說點什么吧
    • 全部評論(0
      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    原標題:客里看春多草草,總被詩愁分了。
    上一篇:起死回生的愛
    下一篇:信仰(詩歌)
    污视频网站